业内信息

高校学报数字出版困境及发展策略研究

2019-11-08 来源:《中国编辑》
  【作 者】吴应望:《华侨大学学报(哲社版)》编辑部

  【摘 要】高校学报纸质过刊+PDF光盘的数据库存量有限,彼此分割,无法把数据、信息、知识关联起来,为学报数字出版提供支撑。学报应使出版资源来源多元化,融合学报资源、高校资源、社会资源,建立XML元数据库,把各种资源转化为数字资源,为学报数字出版打下坚实的发展基础。文章分析了学报依据现实条件发展数字出版的难点,提出高校学报数字出版发展分两步走:一是建立以学报数字产品制作为核心,以提供信息、知识服务为框架的数字出版系统,构建学报数字产品出版信息、知识服务运作流程,让学报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条件;二是建立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使学报之间能共享资源,相互协作,提高学报数字产品的出版能力和社会服务水平。

  【关键词】高校学报;数字出版;XML元数据库;P2P;知识服务

  一、高校学报数字出版发展的现状、成因

  近年来,以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多媒体技术相融合的数字出版产业快速发展。人们对信息、知识的获取需求,日益呈现出时间碎片化、内容精细化、知识通俗化、形式个性化等趋势,读者不再满足简单的信息获取,而是希望能用更少的时间、成本,快速、高效地从海量的数据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知识内容。相对于传统的纸质出版物,数字出版物在内容制作和传播方式上,突破空间与时间限制,能实现“一次制作,多元发布”,可在不同电子终端呈现、复制、挎贝、支付,适应了人们对文化产品多样化、社会生活节奏快速发展的要求。随着人们对数字出版物越来越多的消费,传统纸质出版物读者的消费习惯、支付模式、阅读内容也在不断改变,对以纸质图书为传播载体的传统出版经营带来很大冲击。

  高校学报是我国出版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传播文化、科学知识的高层次学术刊物,对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的繁荣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高校学报的社会服务主要局限在数据服务领域,即以纸媒的形式为少数具有专业素质的专家学者提供论文刊登、文献检索、论述引证等服务,其服务的范围、内容、形式有限,难以实现社会效益、经济效益最大化。

  数字出版的迅速发展,给高校学报的发展带来很大压力,也给高校学报出版模式的转型带来机遇。越来越多的高校学报开始尝试从纸质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型,然而,高校学报采取数字出版的种种努力,并没有大幅度提高学报的读者量,也没有有效提高学报的效益。究其原因,从纵向看,高校学报数字出版虽也采用了一定的计算机、网络技术,取得一定成效,但学报工作的重点尚没有从以往的以服务作者为中心转向以服务用户为中心上来;学报的编辑没有实现由纸媒编辑向数字编辑的角色转变,其出版思维仍停留在纸媒的栏目编校上,缺乏数字出版所应具备的策划思维、求需思维、流量思维、吸粉思维等,也没有掌握与数字出版相关的数字技术、信息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等,不能依据社会的热点、需求,受众的个性、偏好策划学报的内容、方式;学报资源单一、有限,缺乏数字产品出版,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不能在数据获取、内容生成、载体形式等方面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数字化,不能通过信息技术把专业的学术内容转化为服务大众需求的信息、知识,使学报从象牙塔走向社会、走向大众,实现用户量、流量的突破。

  从横向看,虽然大多数学报加入了知网、超星、维普等第三方大型学术期刊数据库,这些第三方大型数据库汇集了各个高校众多的学术论文,但只是实现文献量的增多,并没有实现内容质的改变,没有改变其提供服务内容的学术专业性质,所服务的对象依然是少数学者专家,无法为高校学报数字出版走向社会服务提供所必需的资源,使高校学报能通过这些第三方平台大幅提高用户量、流量,实现效益增值。这些第三方平台与高校学报没有多少本质差别,只有量的差异,不过是一种简单放大的高校学报期刊拼盘,而高校学报沦为替这些第三方平台数据库“输血”的底层“代工”运作方式,本身就限制了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的健康发展。

  学报的数字出版发展没有从本质上改变纸质媒体的出版模式,只是一种把纸质学报出版流程、管理实现计算机化和网络化的形态,虽然学报纸媒出版的计算机+互联网化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学报纸媒出版的效率,却没有转化为提高学报效益增值的能力。要改变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的困境,就必须建立以学报数字产品制作为核心,以多元资源交互融合为基础,以信息化数据库为枢纽,以信息知识服务为框架的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系统,从根本上改变高校学报数字出版中的数字产品贫乏、信息与知识服务无力的现状。

  二、高校学报数字出版发展的瓶颈、难点

  数字出版是指运用一定的数字技术、计算机技术、存储技术、信息技术等组成的操作平台,将用于出版的各种原始数据、文献、资源进行选择、评价,转化为统一的二进制代码元数据(XML格式))[1]储存在元数据库中,再对XML元数据进行提取、加工、整合,生成数字产品,以供用户浏览、阅读、检索、咨询、互动、展示、利用,帮助用户制定方案,解决问题的信息、知识服务过程。在学报数字出版的发展过程中,各高校学报更注重用于编辑、排版计算机等软、硬件等方面的建设,普遍缺乏对XML元数据库及相关服务器构建的规划、投入,而XML元数据库的建立是学报能否实现数字产品出版的重要前提,也是构建学报数字出版操作系统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

  高校学报数据库的建设普遍是以纸质过刊+PDF格式光盘的形式存放在资料室,没有建立信息化的XML元数据库,不能对储存文献的内容、数据、信息、知识进行拆分、标记,使每个单词、短语或块成为可识别、可分类的元数据,从而使不同的数据、信息、知识能够进行动态交换、组合,生成可满足多种载体传播的数字产品,扩展学报的增值服务。

  高校学报传统的纸媒+PDF光盘数据库虽积淀了相当数量的学术论文、科研成果,但论文与论文之间、知识与知识之间相互分隔,难以开发、利用,长期“深藏闺中”[2],不能为有关部门的政策制定提供科学论证支撑,不能为企事业的发展提供科研技术支持,不能为大众百姓生活把专业的学术内容转化为通俗的信息、、知识服务指导,使学报宝贵的学术资源成为弃之可惜、存之无用的“学报鸡肋”。缺乏信息技术支撑的数据库建设是学报一直无法突破从传统的数据服务实现现代信息、知识服务的重要因素。

  建立高校数字出版系统的难点在于:一是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系统的建立、运作,需要具有专业素养的数字编辑、数据分析师等人才和相当数量的技术资金投入,而编制、资金是各个学报编辑部难以自我解决的。这需要高校乃至国家的有关管理部门具有前瞻性的战略眼光,在信息化条件下,为高校学报的可持续发展,在人员、资金方面提供所需的必要投入。二是数字产品无论是标题、内容的制作,还是传播、服务的形式,都需要新的流程、运作机制支撑,这可能与传统的纸质出版运作方式相冲突,从而导致高校学报数字出版最终流于形式,或只是昙花一现。三是即便高校学报有能力建立能用于数字出版的XML元数据库,但各个高校学报数据库现存的数据大都是历年出版的各期过刊,存量有限,离数字出版所需的“大数据”要求有较大差距,难以长期支持“数字挖掘”,生成有价值的数字产品。因此,高校学报需要在整合各种资源的基础上,突破群龙无首、各自为政的“数据孤岛”格局,以各个高校学报为节点建立具有标准化、规范化的,能实现数据、信息、知识、资源共享,相互协作的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把高校学报打造成可共同应对日趋激烈的外部竞争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命运共同体,能为国家、地方、个体各个层面提供信息、知识服务支撑的高校智库。

  三、高校学报数字出版发展的策略、构建

  高校学报应根据我国高等教育、高等院校的发展实际,以及社会文化、经济发展对学报发展的客观要求,转变传统的出版观念,树立学报不仅出版期刊,还应借助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数字技术等现代信息技术服务社会的新思维。建立能使学报出版资源多元化、产品内容丰富化、载体形式多样化的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系统,使学报从原来的“剪刀+浆糊”的纸媒产品出版模式,向发现资源、挖掘内容、创造产品的数字出版模式转化。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系统的建立需要投入相当的人力、物力,不可能一蹴而就。应明确合理的发展目标,制定科学的发展规划,本着量力而行、循序渐进、逐步发展的原则,坚持不懈,一步一个脚印分阶段进行。切忌不顾客观实际条件,亦步亦趋,跟风盲目发展。本研究认为,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的发展可分两步走。

  (一)高校学报依据自身的特点,建立以学报数字产品制作为核心,以提供信息、知识服务为框架的数字出版系统。

  一个较完备的学报数字出版系统应涵盖处理编辑部日常的收稿、登记、送审、编校、分发、联系等事务的管理系统与学报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两部分。目前有关高校学报出版数字化建设和相关的学术研究大多致力于学报编辑部日常事务管理系统的计算机化、网络化发展,本文不再对此部分展开论述,本文研究的重点是学报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和运作流程的构建。

  学报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应是集计算机技术、信息处理技术、通信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等信息技术为一体的,能综合处理学报数字产品出版数据的获取、处理、转化、存储、交互、重组,产品的制作、传播、输出、服务、回馈等,以实现信息、知识服务的可视操作平台。其由“操作平台层—资源层—XML元数据库层—产品层—服务层—用户层”构成,运作流程详见图1。即通过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把高校学报的各种资源转化为XML元数据,建立元数据库;通过对元数据库存储的XML元数据进行提取、组合,制作、生成数字产品;通过数字信息传播技术,提供浏览、检索、下载、咨询、指导、互动、协作等服务功能,把各种数字产品、服务、资源通过不同载体,提供给不同需求的用户。



图1 学报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运作流程

  操作平台层:由计算机、服务器、e桌面、媒体通道、相关软件等构建,支持数字产品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全流程运作。有了数字产品出版及信信息、知识服务操作平台,才能有效地整合各种资源,实现各种资源的信息化、数字化转换;才能进行“数据挖掘”,制作数字产品;才能为用户提供检索展示、咨询指导、交互协作等服务项目;才能把数据、资料、活动记录、反馈信息、知识产权置于自己的环境进行管理,使学报数字出版拥有自己的主体地位;才能在数字出版流程运作中产生、反哺自己的大数据,为数字产品的个性化、精准化、碎片化、通俗化等服务打下基础;才能实现信息、知识服务的社会化,赢得用户,增加流量,提高效益。

  资源层:为学报数字产品的出版及信息、知识服务提供所需的数据资源和相关人才资源,主要由学报资源、高校资源、社会资源组成。学报资源是指学报历年积淀的过刊、作者、订户、读者、审稿专家、特色栏目、学报知名度等;高校资源是指学校对学报发展的支持,学校的社会声誉、影响力,学校有特色的学科、教学、科研项目,相关的学者、专家、教授等;社会资源是指地方的文化、经济发展相关政策,有特色的地方文化、地方经济、地方风土人情等。

  长期以来,高校学报大都依据学报资源来出版纸质期刊,学报内容、载体的单一,极大地限制了学报的传播、影响力。信息时代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要求学报不能再依靠单一的资源延续发展,必须实现学报资源来源的多元化,把出版资源的获取从原先的学报资源,延伸到高校资源、社会资源领域,通过对不同资源价值的发现、挖掘、融合,提高、扩展学报服务内容、服务对象的质和量。

  如果高校学报能融合学报资源、高校资源、社会资源,发现、策划、制作“最有兴趣、最前沿、最吸引人”“追求学术创新,鼓励思想个性”“雅俗共赏”的学报数字产品,为社会各阶层提供与社会发展、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的信息、知识服务[3],一方面能帮助高校学者专家展示自己的学术才能,实现自我价值,满足社会对信息、知识、文化的需求,另一方面能扩大高校的知名度,提高学报的影响力和出版效益。

  XML元数据库层:指运用数字产品出版操作平台把获取的各种有价值的资源,通过采集加工、格式转换、条目标引、字段标注等转为可进行动态组合的XML元数据,并储存、入库。有了XML元数据才能实现不同资源的转换、重组、融合,才能制作内容丰富化、载体多样化、服务精细化的数字产品;同时还能盘活学报库存资源,依据一定的产权关系,从数据资源的使用方获取相关收益。

  产品层:学报出版的纸媒、e媒期刊,多媒体音频影像,网页图文,信息、知识等数字产品。

  服务层:为用户提供浏览、检索、下载、发表、传播、咨询、指导、互动、协作等服务功能,并在与用户的互动中,了解用户需求,收集市场信息,及时把用户对产品、服务的评价、改进建议回馈给学报相关人员,以便不断改进、完善、创新,提高用户的体验、信任。因缺乏相关的运作机制、操作平台,在高校学报提供的出版服务中,尚无法实现咨询、指导、互动、协作等服务功能,使高校学报一方面无法为用户提供诸如经济咨询、法律咨询、时事咨询、文化咨询、教育咨询、心理咨询、医药咨询、养生咨询等服务,另一方面高校学报之间也无法展开在用稿、审稿、产品制作、资源共享等方面的互动协作。

  用户层:学报数字产品及信息、知识服务的对象,包括作者、读者、专家学者、社会个体、群体、部门等。

  (二)建立能实现高校学报校际之间的数字出版资源共享、相互协作的网络系统

  高校学报由于自身力量薄弱,数据库累积的资料、数据有限,不能长期为“数据挖掘”提供所必需的“大数据”,数据与数据相互缺失、分割,难以把不同的数据、信息、知识关联起来,生成新价值服务于社会。

  高校学报应在相关部门的支持下,选择合适集群模式,以各个学报为节点,把分散各地的“小数据库”通过相互关联,集聚、整合、链接成跨区域的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使各个高校学报能实现点对点快速交互数据,共享资源,相互协作,开发产品。

  P2P又称对等网络,是一种去中心化在对等节点(Peer)之间,实现点对点内容分配和工作负载的分布式应用架构。在P2P网络环境中,网络的参与者共享他们所拥有的相关数据资源、硬件资源、人力资源。在此网络中的参与者既是资源、服务和内容的提供者,又是资源、服务和内容的获取者。每一台计算机能被其他对等节点直接访问而无须经过中间实体、第三方平台,不依赖专用的集中服务器或工作站,可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设备,建造投入少,运作效率高[4]。

  高校学报可建立基于P2P分布式结构的数字出版网络系统。运用P2P分布式结构实现资源共享、生成数字产品与数码相机中CMOS图像传感器的影像生成十分相似。CMOS是一种典型的固体成像传感器,具有随机窗口读取能力,也称之为感兴趣区域选取,通过行选择逻辑单元与列选择逻辑单元配合使用,能把不同节点的感光像素组合成影像作品[5];P2P是把不同节点有价值的数据组合成数字产品。P2P与CMOS不同的是:CMOS是把不同节点的像素集合成影像,点对点之间不需要双向交流;P2P是把不同节点的资源汇聚到某一节点制作产品,需要建立相应的运行机制,以实现点对点之间的双向或多向交流。可把CMOS、P2P二者运作机理的优点相结合,创建适应高校学报特点的数字出版网络系统,使学报有能力依据“感兴趣领域”,在海量的网络数据中,随机、便捷、快速地读取相关联数据,动态生成各自的数字产品。

  由于人力、物力的限制,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发展过程,高校学报协会应主动肩负起统筹、组织、实施、发展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的重任,制定一系列网络运作标准、原则,开发、推广相关的信息技术,确保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能按正确的轨道健康发展。可先期选择有条件的部分高校学报进行组网试点,待条件成熟后其他高校学报再加入。

  本研究提出在信息化条件下,通过提高对高校学报必要的投入,建立以制作学报数字产品为核心,以提供信息、知识服务为框架的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系统,让学报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条件;通过高校学报数字出版网络系统的建立,使高校学报有能力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增强学报数字出版能力,提高社会服务水平,以适应我国社会、文化、经济的快速发展。

  注释:

  [1]文龙.XML与非结构化数据管理.电脑知识与技术,2009,5(6).

  [2]李克强.信息数据“深藏闺中”是极大浪费.(2016-05-15).http://www.yldianzixun.com/n/0DIsDxZC?s=9&appid=yidian&ver=3.6.2&utk=2rq56051&from=singlemessagc&sharecount=2.

  [3]百家讲坛.https://baikcbaidu.com/item/百家讲坛/167?fr=aladdin.

  [4]对等网络.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F%B90%E7%AD%89%E7%BD%91%E7%BB%9C/5482934?fr=aladdin&fromid=139810&fromtitlc=p2p.

  [5]CMOS图像传感器.https://baikc.baidu.com/item/CMOS%E5%9B%BE%E5%83%8F%E4%BC%A0%E6%84%9F%E5%99%A8/7877664.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湖北省人民政府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 | 武汉市人民政府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报刊发行局 | 湖北省广播电视局 | 湖北省邮政公司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 长江广电传媒集团 | 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 武汉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 知音传媒集团 | 中国移动湖北分公司 | 中国电信湖北分公司 | 中国联通湖北分公司 | 湖北省期刊协会 | 湖北省出版物发行行业会 |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中国期刊协会期刊民营发行(营销)分会 | 创新创业理论研究与实践官网 | 决策信息网 | 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

copyright(c) 2013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鄂ICP备16020258号-3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4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