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信息

参考文献著录问题分析与对策—以数学类期刊为例

2018-09-29 来源:《出版科学》
  【作 者】钮凯福: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数学进展》编辑部

  【摘 要】以数学类期刊为例,分析科技期刊论文参考文献信息的特点,并就参考文献常见的著录问题按照著录项分类进行整理与成因分析,提出编校过程的应对策略。例如,编辑部需要发动作者自查和编辑核查降低参考文献著录差错率,LaTeX排版对数学类期刊降低参考文献著录差错率有帮助,编辑通过核查参考文献信息可以引导作者遵循学术规范,并发现潜在的学术不端行为。

  【关键词】参考文献信息;数学类期刊;信息著录问题;LaTeX

  参考文献是科技论文的必要组成部分,参考文献的正确著录,对科技期刊的学术价值和质量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参考文献的正确著录,是对基本学术规范和出版规范的遵守,是对研究出重要成果的优秀学者的尊敬,能方便后续研究者追溯相关领域的已有成果,有助于期刊网络运营商建立相应超链接与索引,方便数据库收录论文信息时建立学术脉络框架。2015年,国家最新推荐性标准GB/T7714-2015《信息与文献参考文献著录规则》发布实施,其中一系列增补与调整条款补充与完善了原有标准,为作者和编辑正确著录参考文献提供了重要指南。

  目前作者原稿中参考文献错误著录的情况依然比较严重。某些已出版期刊文章的参考文献信息存在明显的著录错误。笔者根据自己在数学类期刊的编校经验,分析数学类期刊论文参考文献信息的特点,整理参考文献信息著录中存在的问题,并针对所述问题提出编校过程的应对策略。

  1  数学类期刊论文参考文献信息的特点

  由于学科特殊性,数学类期刊学术论文参考文献项信息主要具有八个特点。

  第一,外文文献较多。以英文文献为主,也包含较多法文、德文等其他语种文献。这是由学科发展历史原因造成的。目前由汤森路透公司Science Citation Index-Expanded (SCI-E)索引的310种数学类期刊或连续出版物中,254种为英文出版(其中包括中国内地全部7种SCI-E索引数学类期刊),52种为以英文论文为主、与其他文种(主要为法文和德文)论文混合出版,3种为法文出版,1种为德文出版。它们基本囊括了数学界的顶级论文,并且拥有较高的被引频次,是数学类期刊论文的主要引用源。

  第二,标题中经常含有数学公式或符号。数学公式在数论、几何学等领域的数学文献标题中十分常见,单独的数学符号普遍出现于各领域的文献标题中。相应论文的网络资源页面通常采用图片或LaTeX代码的形式显示标题中的数学公式和符号。

  第三,期刊转型带来的信息变更。很多著名的数学期刊出版历史悠久,有些甚至逾百年。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更名、增辑、合刊、分刊、停刊、复刊等情况时有发生。这增加了对相应文献著录期刊信息的核对难度。

  第四,丛书、系列文献较多。全球各大出版商或数学协会都有自己的招牌数学丛书,如施普林格出版社的《数学讲义》、剑桥大学出版社的《剑桥高等教学研究》等。

  第五,对网络出版文献及预印本的大量引用。目前很多国际数学期刊采用了在线预先发表模式,以这种模式发表的论文一般有文题、数学对象唯一标识符(DOI)和在线发表时间等信息,但没有具体的卷、期和页码信息。另外,康奈尔大学的arXiv预印本平台也吸引了大量优秀学者将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在此首发,其中很多一流成果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其他学者引用。当arXiv上的文献在数学期刊正式出版后,会出现两种或多种版本的文献著录信息。

  第六,经典文献时间久远,原始版本不易查找。数学学科中有很多为某些研究方向或研究问题奠基的论文,是作者为充分阐述问题背景而必须引用的。但这类文献有相当一部分发表于20世纪上半叶或者更早,很多没有网上数字化版本,纸质版本也很难查阅到。

  第七,各数学类期刊文献著录格式不一致。例如责任者项,四大顶尖数学期刊中的美国《数学年刊》及美国《数学进展》采用名前姓后的著录格式,另一种期刊《数学发明》采用姓前名后的著录格式。其他如分隔符、字体等的著录差异更是不胜枚举。最极端的情况是“四大”期刊之一、瑞典科学院米塔格-累夫勒数学研究所出版的《数学学报》,刊内各篇论文中参考文献的著录方式都不尽一致。

  第八,同一篇文献常常具有多个语种的版本。一些非英文文献除原文版本外,会被翻译成英文出版在其他期刊或论文集中。比较著名的例子有中国的《数学年刊》A辑,其部分优秀文章被翻译为英文出版在季刊《中国当代数学杂志》中。另外还有俄罗斯1936年创刊的《俄罗斯数学综述》,英译版为Russian Mathematical Surveys。

  数学期刊论文参考文献信息的上述特点,是造成错误著录的主要客观诱因。

  2  参考文献错误著录问题

  2.1  责任者项著录问题

  数学期刊论文参考文献中,责任者项基本上都是个人,并且以英文著录为主,因此本文仅就外文人名著录问题进行讨论。目前数学类期刊对人名的著录格式不尽相同,但对于同一种期刊而言,至少应采用全刊一致的著录格式。因此需要仔细甄别原稿中对参考文献作者的著录是否合乎期刊著录规则,信息是否准确。

  2.1.1  姓氏与名字的排列问题

  作者未按期刊要求排列参考文献作者的姓氏与名字,造成同一篇文章中以及期刊中姓前名后排列不一致。这种情况对单条文献而言或许只是格式瑕疵,但在整本期刊中按照期刊固定著录格式解读将产生信息误读,并且影响引文数据库收录时对参考文献责任者姓名的批处理操作。造成这种著录错误的主要原因,一是作者从多种期刊的论文参考文献里间接引用时忽视了期刊文献著录格式的区别;二是作者对外国作者姓名构成的复杂度了解不够,对姓氏与名字的知识掌握不清,如匈牙利人是姓前名后排列,东亚地区(包括中国、日本、韩国等)的人名也是将姓氏排列在前的。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出版物中,作者的署名格式有不一致的情形。有作者主动将名字提前而把姓氏调整到了后面,也有作者保留了原有的顺序。很多作者将姓氏用大写字母列出以表示与名字的区别,也有作者未作相应处理。这种情况给其他学者的引用造成了混乱与困扰。

  2.1.2  姓氏与名字的分割问题

  作者对参考文献作者的姓氏与名字的分割出现错误。这种情形主要出现在参考文献作者国籍为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等国时。这些国家的姓氏往往带有介词或冠词作为前缀,如法国的de、le,德国的von,荷兰的van和意大利的di等,实际著录时容易把这些词分割在姓氏之外。此外,一些复姓也容易被错误拆分。另外一种情形是东亚人名(日本除外)为三个字或更多时,姓氏的提取错误会直接导致名字被错误分割开。

  2.1.3  华人姓名的英文拼写问题

  责任者为华人时,姓名的著录问题主要有两种:一是作者将中文作者名改为英文著录时,因方言发音导致的拼写错误,如混淆fu和hu,shi和si,ying和yin等;二是对一些台湾地区或者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出身的学者,或者一些年龄较大的内地学者进行著录时,未采用这些学者惯用的韦氏拼音,造成与引文数据库已有的责任者信息出现冲突。

  2.2  题名项著录问题

  题名项是供读者查阅参考的关键信息,具有客观判定、学术态度引导和参考指导检索的功能,也是编辑校对参考文献著录信息工作的重中之重。

  2.2.1  数学公式和符号著录问题

  作者著录参考文献文题时,从相应文献的电子文档中(通常是PDF格式)进行复制粘贴,造成文题中的数学公式出现乱码,或者用Word或LaTeX进行手动录入时出现疏漏。在以Word排版的论文中,有些作者甚至直接将某些网络资源中表达公式的LaTeX代码复制著录,这种著录方式至少是不规范的。另外,作者可能忽略某些简单数学符号的含义,而将它们直接以字母形式列出,例如常用来表示维数等的n,表示变量个数的k,分别表示自然数集、整数集、实数集和复数集的空心粗体N、Z、R、C等。某些数学期刊中将文章标题全部用大写字母或者斜体字母著出,使得作者更容易将数学符号与普通字母混淆,也增大了编辑校对的难度。

  2.2.2  字符复制转码问题

  直接从电子文档中复制粘贴文献文题,除了容易造成公式乱码外,还会产生一些常见的转码错误。例如微分或差分用到的difference一词中,字母组合ff在转码时往往会出现差错。类似容易出错的字符还有小写字母l、各种花体字母及全角符号等。

  2.2.3  非英语文种的字母著录问题

  很多在数学学科分支发展中发挥奠基作用的重要论文由英文外的其他文种撰写,并且没有对应的英文译文,因此对其进行著录时,必须采用原文标题,此时就容易将一些形近的字母或者符号混淆,常见易错字母有法文è、é、ê,德文ä、ö、ü、ᵝ,俄文Š、Č、Ž(拉丁字母化)等。

  此著录问题在其他著录项中也时有出现,例如责任者项中容易出错的除上述字母外,还有西班牙文字母ň,丹麦文/挪威文字母æ、ø,匈牙利文字母ű、ő,土耳其文字母ç、ş等。

  2.2.4  字词出入问题

  参考文献文题著录与原文有字词出入。例如:某些定语的遗漏或冗余,并列成分名词的顺序错排,意义相近介词或连词的互相代用,英文文题中名词末尾复数形式s的遗漏或冗余,中文文题中结构助词“的”的遗漏或冗余等。这些问题有时甚至出现在作者自引的文献中。作者未尽到查证义务,是造成文题著录字词出入问题的直接原因。

  2.2.5  大小写著录格式问题

  作者在著录参考文献时,没有按照期刊的要求对文题著录进行大小写格式一致化处理,造成同一篇文章的参考文献中某些著录为全大写、某些著录为全实词首字母大写、某些著录为仅有首单词首字母大写等混乱情形。对于某些在原始文献中全大写的标题,作者在修改时还容易出现把人名等专有名词首字母误改为小写的错误。

  2.3  出处项信息著录问题

  2.3.1  期刊名称著录问题

  数学类论文的参考文献大多数来源于期刊为主的系列出版物,通常情况下需要对期刊名进行缩写,并且做到全刊统一。但同一篇论文对同一种期刊的缩写往往会出现多种版本。最常见的原因是作者在从不同的期刊引用源引用参考文献时,将期刊名称以各引用源所著的不同缩写形式著录,造成同一篇论文内的期刊缩写名称著录不一致和不规范。

  期刊的更名、分刊、合刊等变动,可能导致作者将废止不用的期刊名错误地著录到期刊变动后发表的文章出处项上,从而给读者通过刊名查找论文带来困难。例如SCI-E数据库收录的数学类期刊中,仅2015年就有波兰的《中欧数学杂志》更名为《开放数学》,印度的《函数空间与应用杂志》更名为《函数空间杂志》,并且两刊还更换了ISSN号。

  2.3.2  年卷期标识和页码信息著录问题

  卷(期)数字出入、信息遗漏和卷期号颠倒著录,是经常出现的著录问题。作者没有确认期刊卷与期的信息,不了解卷期著录格式,是上述问题发生的主要原因。部分国外数学期刊在正文中并未标出卷数或期数信息,也是造成信息遗漏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增辑情形,著录期刊名时通常会在后面加括号标注辑数。例如美国《数学年刊》于1884年创刊,1899年增辑(Second Series)并重新编卷,常见的著录方式之一为Ann. of Math. (2)。类似的期刊很多,极端一点的例子是法国《纯粹与应用数学》,1836年创刊,目前由爱思唯尔公司出版,已经出到第9辑,通常著录为J. Math.Pures. Appl. (9)。很多作者在引用相关文章尤其是间接引用时,容易将期刊的辑数与期刊的卷数、期数等信息混淆。

  页码信息著录最常见的问题是缺失和页码范围张冠李戴,此问题在其他学科的期刊中也很常见。除此之外,近年来多种数学期刊在同一期内不再排页码,而是仅冠以文章DOI号、文章编号和总页数。还有不同出版社在文章首页页眉中所列的引用信息格式不尽一致,也为正确著录页码信息带来困难。

  2.3.3  期刊与丛书性质混淆问题

  作者将专著所属的丛书误认为期刊,或者将学术论文所属的期刊误认为丛书,从而导致著录错误,进而造成传递给读者的信息错误。这里需要指出的一个特例是,施普林格出版社的《数学讲义》丛书在SCI-E数据库中被视为连续出版物收录,但因其出版周期不固定,著录时通常将其视为丛书对待。

  2.4  其他问题

  2.4.1  学术会议论文集析出文献著录问题

  数学类论文涉及的学术会议论文集主要集中于计算机相关的应用数学方向,可以分为正式出版和非正式出版两种类型。由于出版存在时滞,著录时容易将已正式出版的论文集以非正式版本的形式进行错误著录。另外著录项目和要素不统一、缺项以及格式混乱等问题也普遍存在。

  2.4.2  电子资源信息著录问题

  作者在引用网上优先出版的学术论文以及如arXiv预印本平台上的网络资源时,著录信息过少。例如仅著录文献作者名、文题和投稿/网络公开年份,缺乏引用日期、获取和访问路径、数字对象唯一标识符等信息。

  2.4.3  同一文献在不同语言或版本下的引用差异问题

  当同一文献以多种版本出版时,引用这类文献容易出现对文题、出版时间、著者信息等的混淆。例如前文提到的由非英文翻译为英文再出版的文献,以及在arXiv预印本平台上公开后又被数学期刊正式接受发表的论文。笔者认为前者宜著录撰文时直接参考的文献版本,后者宜著录正式出版的文献版本。

  3  参考文献错误著录问题的对策与思考

  3.1  参考文献信息纠错策略

  编校过程中,首先需要作者为参考文献各项信息的准确性负起充分责任。编辑部在录用稿件时,可以请作者认真核对参考文献信息,并按期刊约定格式进行重新排版著录(这一步骤也可以提前至录用前或审稿过程中)。编辑在初校时可以首先对参考文献进行概览,如果发现参考文献著录问题严重,可以直接将稿件退作者重新逐篇核对参考文献信息,待修改合格后再重新提交。之后在发校样等关键步骤中,可以再与作者联系沟通新发现的参考文献信息问题。

  校对稿件时,编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对参考文献进行逐篇核查。对于数学类期刊,笔者推荐的做法是直接通过主要搜索引擎或各大出版商/知识运营商的电子数据库追溯原文,并辅之以美国数学会《数学评论》数据库下的MathSciNet搜索界面进一步核对相关信息。对于某些易错的著录项信息,例如全大写并且可能含数学符号的文章标题,需要进一步阅读正文相应部分以作出正确判断。系列出版物名称缩写可以参考美国数学会《数学评论》数据库采用的版本。编辑可以通过对参考文献信息的核对,了解与掌握各类期刊和丛书的相关著录信息,积累参考文献校对经验,提升编校效率和质量。《数学进展》编辑部自2013年起,增加对参考文献信息的核查工序,对参考文献逐篇进行追溯原文的核验。实施四年多来,显著降低了参考文献信息的著录错误率,得到作者和读者的一致认可与称赞。

  另外,数学类期刊采用LaTeX排版,对减少参考文献信息著录错误有很大帮助。LaTeX早已成为数学界研究人员通用的论文排版工具。作者可以用LaTeX排出数学符号与格式规范美观的公式,也可以简便地借助LaTeX命令插入各种非英语的外文字母,从而避免在其他排版软件(主要是Word )中插入公式或特殊字符时遇到的繁琐与不便,保证著录内容的正确率。

  3.2  对参考文献信息错误著录的思考

  参考文献信息的错误著录,固然有前文提到的录入错误、拷贝转码错误、格式调整错误等客观原因,但作者的不良主观意识才是问题出现的根源。笔者认为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作者未充分重视正确著录参考文献的重要性。对应的主要行为有:未关注和遵循期刊的著录格式与规范,他引时麻痹大意出现著录疏失,自引时轻率地凭印象和记忆进行不准确著录,著录完毕后没有充分核对或检查等。二是作者在撰写论文时存在学术不端行为。作者在著录参考文献时并未读过原文,而是通过其他论文中的引用信息进行间接引用,从而导致将原文的错误著录进行二次传播。这种著录错误主要体现在直接剽窃拼凑而成的论文、或对原始论文结论进行非实质性的变形或简单推广而成的论文中。同一研究门派的学者群体也容易出现彼此间进行间接引用导致错误信息传播的问题。另外,作者将研究内容没有本质学术区别的多篇文章分别投稿时,也会将同样的文献著录错误进行传播。

  因此,编辑对参考文献信息的核对工作,除了保证编校质量外,还可以通过细致的工作态度潜移默化引导作者加强对参考文献著录的重视,培育作者严谨的研究作风与行文规范,同时可以通过比对类似的错误著录情况发现潜在的学术不端行为,筛除“漏网之鱼”,提升成刊质量。事实上,《数学进展》编辑部已利用在核查参考文献时发现的疑点,确认了若干篇论文的学术不端行为。

  期刊编辑向学术型编辑方向转型,是时代要求,大势所趋。通过对参考文献信息的核对,编辑可以更清楚地掌握论文的研究脉络,了解相应研究方向的发展趋势与前景,从而开阔学术眼界,进一步完善与提高业务水平,达成编辑知识层次的提升、职业生涯的发展和个人价值的实现。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湖北省人民政府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 | 武汉市人民政府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报刊发行局 | 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 湖北省邮政公司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 长江广电传媒集团 | 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 武汉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 知音传媒集团 | 中国移动湖北分公司 | 中国电信湖北分公司 | 中国联通湖北分公司 | 湖北省期刊协会 | 湖北省出版物发行行业会 |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中国期刊协会期刊民营发行(营销)分会 | 决策信息网 | 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

copyright(c) 2013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